• 首页
  • 当前位置:湖南省电子信息产业门户 >> 行业资讯 >> 星光论坛 >> 电子商务 >>
     
    电商巨头都搞不定的艺术品电商,小红花为什么可以?
    作者:张远    来源:钛媒体    更新时间:2018-11-13 17:31

      当一位时尚博主4分钟就卖掉100辆mini Cooper,当钻石小鸟年销售额超过两亿,当奢侈品电商寺库的市值已超过5亿美元,奢侈品的线上销售已经占到8%,价格早已不构成人们在网上买买买的障碍。然而,自2000年左右就出现的艺术品电商至今却依然波澜不惊,线上拍卖的份额不到1%,更别提其他销售方式。
     
      巴塞尔艺术展联合瑞银集团发布《2018全球艺术市场报告》显示,中国市场2017年成交额为132亿美元,其中70%来自拍卖,意味着这个市场依然是富人俱乐部的“VIP室”,是传统画廊、基金会、艺术机构的领地,与普通消费者无缘,也向电商浪潮关闭了大门。
     
      为什么电商巨头搞不定艺术品电商?
     
      电商网站并非没有觊觎过这块百亿美金的市场。从2011年起,淘宝、苏宁等都曾经推出过艺术品拍卖业务,然而艺术品的“非标性”和用户群体的错位让这些巨头都铩羽而归,更何况几十块钱的打印装饰画和上万的原创艺术品同处一个平台,不仅消费者的价值认知出现混乱,艺术家从内心深处也深感抵触。“试水”失败的淘宝拍卖也因此转向了司法拍卖。
     
      电商巨头的尝试没有成功,群龙无首之下无数新兴的艺术品电商纷纷涌现,行业内涌现出一阵“贩卖图片”的C2C风潮,随便搭建一个电商平台,找来几千张图片,一次性放进数据库中,就算上线开张,目的是为了拿流量,拿融资,至于用户下单不下单,体验如何,并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。因为这些平台也说不清楚艺术作品究竟在什么地方,是否处于待售状态。
     
      当艺术品电商沦为“卖图片”的,就基本上失去了跟艺术家、艺术商品产业链及消费者之间的联系,成了创业者和投资人之间的自娱自乐。
     
      然而,随着有钱有品的新中产阶层的崛起,人们依然在期待一个能让原创艺术“飞入寻常百姓家”的电商平台。
     
      这也是在艺术品电商领域摸爬滚打多年的张旭选择做“艺术小红花”的初心。他曾经带领团队将C2C艺术品平台艺客网做到1.07亿GMV,是“卖图片时代”最闪耀的那朵浪花,然而他对C2C模式的局限心知肚明。
     
      “当时平台上5万多种艺术作品,70%处于失联状态,连艺术家都不知道在哪儿。”张旭虽然知道艺术家不会只和一家C2C平台合作,也无法实时更新作品动态,但他认为这种模式对于消费者并不负责。
     
      不仅如此,由于自身没有存货,只是一个卖图片的,所以在行业内毫无话语权,也无法享受拍卖行那样的“控货”模式带来的议价收入,只能依靠5%的抽成过日子。根据张旭当时的估算,艺客网的 GMV要达到10亿的时候才能实现盈亏平衡,然而投资人已经等不及了。
     
      实际上,不仅仅是艺客网这只“领头羊”,那一波艺术品C2C电商几乎全军覆没。
     
      为什么B2C更适合艺术品电商?
     
      这次失败让张旭从头至尾认真反思了C2C模式的问题,认识到自己“控货”,自建仓储,上溯到艺术品供应链“上游”的重要性。同时,他也希望通过一些专业指标来“驯服”艺术品的“非标性”,为行业和对艺术品缺乏认知的大众树立一条价值尺度,这些思考凝聚出的结果就是2016年10月成立的B2C艺术品电商——艺术小红花。
     
      电商巨头都搞不定的艺术品电商,小红花为什么可以?
     
      小红花创业团队
     
      张旭坦言小红花想做的是服务大众的生意,服务的是那些年收入超过25万,完成了住房环境改造,有闲钱有品味的中产阶层,因此它所汇聚的艺术家和作品也都是他们可以承担得起的,一些“刚入行”的年轻艺术家的作品。
     
      他不再广撒网地去搜罗所有艺术家的作品,而是集中于九大美院,有“2年校内+3年校外”经验的青年群体,他们处于职业起步阶段,亟需市场与平台的认可,作品也需要经过商品化的包装,未来有很大的升值潜力。“而且每年九大美院毕业搞艺术的就那么多,属于稀缺的优质资源,相当于做了一部分供应链的事。”张旭告诉钛媒体。
     
      目前,小红花仓库中艺术品作品的总价已经达到了1000万,张旭希望一年后这个数字变成3000万,占据行业优质资源15%—20%的市场份额,形成一定程度的垄断。如今小红花的仓库里随时都有800—1000幅艺术作品,与地产公司、文化机构、画廊等的合作就可以掌握话语权。比如,杭州宝龙集团拿出四层楼做杭州艺博会的展览,小红花一下子就拿出了400张画,撑起了展览的半壁。
     
      电商巨头都搞不定的艺术品电商,小红花为什么可以?
     
      小红花宝龙艺术市集邀请展:新兴的力量
     
      而年轻艺术家之所以愿意跟小红花合作,是因为很少有平台会真金白银地为他们的作品支付订金,还会为他们的作品提供高清拍照,五个维度的数据量化、展示,在市场中确定其位置及定价,完成从作品到商品的“跨越”。
     
      同时,小红花提供的也是一种公共仓储服务,而且有很多对外的“出口”。张旭表示不会让艺术家的作品从画室转到仓库继续沉睡,保证作品3个月就可以参加个展、群展,或者可以被销售出去。这对于年轻艺术家走向市场是重要的一块踏板。
     
      2016年刚从鲁迅美术学院研究生毕业宋兆禹,创作的是既可以看又可以触摸的纤维艺术。她虽然也通过画廊来展示、销售自己的作品,但是更喜欢小红花这样的电商平台,因为“画廊只能面向特定藏家,而电商平台却可以面向更广泛的大众”。由于纤维艺术是一种纸上的立体艺术,所以她最看中小红花的作品拍照服务——在专业摄影棚中,用专业摄影师拍出像素特别高、纤毫毕现的作品图片,会让观者有一种更直观的感受。
     
      每位艺术家小红花会签约不超过5幅作品,通过艺术家组成的专家委员会来优中选优,目前平台已签约2000多名艺术家,仓库内有总价值1000万的800多件艺术品。虽然与艺客网时期的5万多件无法相比,然而每一件都属于小红花自己。“即便一张都卖不出去,五年之后市场价值也应该是3000万。”张旭表示,这也给投资人吃了一颗“定心丸”。
     
      要想让大众为艺术品买单,先解决“标准化“问题
     
      搞定了艺术家和作品端后,小红花还要面临一个所有电商平台都要作答的考题——用户从哪里来?流量问题如何解决?
     
      由于目前大众对于艺术品电商的接受度仍然有限,所以小红花目前采取“线下销售”+“线上运营”两条腿走路的策略。
     
      线下销售主要通过面向基金会、商学院、企业家俱乐部的展览,“像狙击步枪,能看清楚谁有购买力,看清楚谁对什么系列的画有感觉,销售人员现场讲解。线下最关注的是人流量,购买率,有多少幅画被卖了出去。而线上讲究的则是像蜘蛛撒网一样的用户运营。”张旭告诉钛媒体记者。
     
      目前,小红花线上线下平分秋色,而且还可以互相打配合,比如线上作预热,线下办展;在线下展览发生的交易,也会通过扫码在线上完成,从而实现交易数据的沉淀。
     
      正如文章一开始所说,原创艺术品的“非标性”,也是阻碍它像汽车、奢侈品、钻石一样被大众接受的障碍。他们无法理解为何两幅题材、尺幅、风格、同院校毕业生所画的作品,价格何以相差悬殊。他们也不理解原创艺术品行内的定价标准,更愿意追随自己的感觉和喜好。
     
      电商巨头都搞不定的艺术品电商,小红花为什么可以?
     
      小红花独创的艺术品“五维分析”
     
      清华理工专业毕业的张旭希望摆脱围绕着艺术品的感性色彩,通过一些理性的指标来使艺术品变得“标准化,可以横向对比,可以让公众认可。小红花通过技法表现、观念构思、投资指数、流通指数、大众喜爱五个维度来为一幅作品打分,同时从从业时间、师从关系、历史均价等维度来为一幅作品定价。
     
      电商巨头都搞不定的艺术品电商,小红花为什么可以?
     
      小红花的艺术品分类排行榜
     
      小红花还会根据作品类型、投资指数、专业指数、参展经历、教育背景等推出不同的作品排行榜,帮助用户进行购买决策、横向对比,从而不会在茫茫几百幅画海中不知所以。相比于线下画廊,小红花还可以为用户提供“千人千面”的个性化推荐,让你在自己喜欢的类型中徜徉挑选。
     
      不仅如此,小红花还设计了一整套社交激励和用户参与机制,用户可以为喜欢的艺术家及作品送出小红花,当艺术家收到了足够多的小红花,就能够解锁专访、展览、拍卖等资源。这也为艺术家自己“拉票”提供了动力。张旭还透露小红花未来还有可能变成虚拟币,用户即使不拥有艺术作品也可以给艺术家以赞助和支持。
     
      目前,小红花已经积累了40多万注册用户,月交易额达30多万,未来一年的目标是实现各项指标翻番。
     
      不做摘苹果的,要培育艺术土壤
     
      虽然在张旭的估算中,中国有艺术购买力的人群已经有1亿人,“十三五”末还会翻一番,然而由于中国艺术审美教育的空白和派对文化的缺失,导致绝大多数新富阶层除了商务送礼之外,找不到购买原创艺术作品的理由,也不懂如何欣赏、挑选艺术作品。
     
      在张旭看来,过去的业内从业者,画廊、艺术机构、艺术品电商等,做的基本上是苹果树上摘苹果的事,而没有人去做培育土壤的工作,这也是行业多年来为什么一直固步自封,也没有出现巨头的深层原因。
     
      为了从几颗苹果树长成一片苹果林,总要有人做培育土壤的工作,张旭觉得与其等待别人不如自己来做。
     
      小红花启动了儿童艺术教育品牌艺朵少年,面向6岁到9岁年龄段,培养他们的艺术审美能力,通过线下儿童艺术嘉年华和线上艺术教育课程的方式,影响下一代孩子,以及,他们背后的家长群体。
     
      “每一个孩子背后都是一个中产阶级家庭,我们告诉他们一个明确的理由:为什么购买原创艺术作品,孩子喜欢什么样的艺术作品,在什么样的艺术作品里面会有好的感悟和想法。”张旭认为艺朵少年会为小红花提供源源不断的消费端客流。
     
      除了从孩子入手,以艺术教育的方式启发家长的艺术审美。小红花还准备让艺术品走近家庭、办公室,与用户近距离接触,培养其对艺术品的亲切感和鉴赏力。
     
      电商巨头都搞不定的艺术品电商,小红花为什么可以?
     
      原作“领养”计划的初衷就是让艺术走向大众
     
      过去,普通人只能在美术馆、画廊中走马观花地欣赏艺术品,一边猜想其高昂标价一边觉得自己无力消受,与艺术品的关系止于仰望状态。小红花则希望打破艺术品和普通人之间的无形之墙,决定从自己的库存中,精选中一部分价格适中,适合个人收藏、家居装饰、办公商业空间展示的作品,免费开放给艺术爱好者。
     
      申请者只要符合条件,就可以免费“申领”1—3件原创艺术作品,无偿持有作品3个月。3个月后喜欢再付款,如果不喜欢退还作品即可。
     
      小红花的原作“领养”计划可以称得上是一次“艺术平民化活动”,让艺术爱好者有机会真正接触到原创作品,也让优秀作品不至于在仓库中无人知晓。
     
      不仅如此,原作“领养”也开创了一种艺术品体验式销售新模式,作品销售的过程也是培养艺术审美的过程。
     
      小红花在艺术品电商领域的探索也得到了投资人的充分认可。9月份,小红花刚刚获得了珞珈基金Pre-A轮千万级融资,还曾于2017年获得由盈峰资本领投,珞珈基金参投及创始人的1000万元人民币天使轮投资。
    [我要纠错]    责任编辑:邱路 
    明星企业更多>>
    湖南大洋软件技术有限公司 湖南伊思多尔电子商务有限公司
    长沙亿软软件开发有限公司  湖南驰信电子科技有限公司
    湖南思迅软件有限公司 快乐购
    湖南奇谋天下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湖南商康医药电子商务有限公司
    我要投稿
    中关村 2014江西省互联网大会